泽城Mei

偶尔产粮/摸鱼
伯爵咕哒/金剑

(取名废)【fgo/想跟咕嗒打种火的傲娇王】

看了咕嗒召唤伯爵闪闪吃醋的微博后突然想写写

非CP文(?)

全对话体

#

“王!王!!吉尔伽美什王!!!”
“吵什么杂修!没看见本王在品着红酒吗!喊这么大声想呛死本王吗!”
“王!王你看!!!我召唤出伯爵啦!!”
“什……你还真召唤出来了……小鬼你砸了多少石头?”
“60个!”
“见鬼了!这不是跟本王一样吗!小鬼你只能签订临时契约!”
“伯爵我带你去吃狗粮大套餐跟灵基大套餐!”
“杂修本王的话你敢无视吗!”
“伯爵吃完后我们去打种火呢还是你想参观迦勒底?”
“杂修!你给本王站住!……杂修……”

“哎呀今天也是轻松的一天呢。”冲田小姐喝着茶说道。
“是啊是啊,惬意的不行,人生啊——”信长躺在榻榻米上吃着柿饼看电视。
“我说吉尔伽美什王啊,你要吃柿饼吗?”
“……不需要杂修。”
“哎呀吉尔伽美什你最近这几天闲下来了呢。”
“闭嘴杂修!”
“不是啊,你不觉得这很棒吗~每天都沉浸在电视里~”
“一点也不好杂修!本王不是你!”
“……冲……冲田小姐……你这儿……借我避一避……”
“死小鬼你怎么不过劳死啊!”
“谁想过劳死啊!我反而羡慕你好吗!还有那个伯爵怎么回事啊!!怎么跟你一样爱笑!”
“杂修我更羡慕你好吗!”
“来来孔明先生,请喝茶。”
“谢谢冲田小姐!太感谢了!”
“这里有柿饼哦。”
“谢谢你信长!要一起打游戏吗?”

“孔明先生你在吗?孔明先生?——哎呀不在呢?那么只好拜托安徒生了。”
“别吵我小鬼!没看见我灵感正爆发吗!——什么打种火?这种事情按惯例叫孔明啊!——等等别扯我!!我灵感正好啊臭小鬼!!——威廉!!威廉帮帮我!!”
“哎呀,今天的迦勒底依旧充满了欢声笑语。”

“……杂修你什么时候带本王去打种火……”

樱花树下

樱花树下

cp:伯爵咕嗒(♀)
伯爵与幼咕嗒的故事
文渣,基本想到啥就写啥

#1
今天的东京下着暴雨。
刚从巴黎到日本旅游的基督山伯爵在东京待了有数日。
伯爵坐在沙发上,看着今天份的报纸,雨点粗暴的打在窗上。
伯爵在东京居住的住所是座豪宅。是在巴黎托人安排的地方。
原府邸的主人名为詹姆斯·莫里亚蒂,在巴黎与伯爵有过几分交情,现在这座府邸的使用权全权交给了伯爵。
伯爵十分感激这位慷慨的老绅士。
而后,这位老绅士就销声匿迹了。

#2
伯爵安静的翻动着报纸,客厅里只有报纸的翻动声以及雨的粗暴声。
“今天的雨十分吓人呢。”
书生——天草四郎把手里泡好的咖啡放在桌上,“听说还会连续下几天。”
“哼,无所谓。”伯爵拿起桌上的咖啡@,喝了起来。
刚放下杯子的时候,伯爵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虎在骚动——
“哐当——”
外面发出了十分剧烈的声响传到了伯爵的府邸里。
“……要我去看看吗?”
声音的源头似乎是后院。
“嗯,你去看看吧。”
伯爵抵住太阳穴,用琥珀色的金色眼眸看着窗外。
——今天的虎,异常的骚动呢。

#3
立香跟藤丸躲在一个大户人家的院子里。
跑进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什么东西并撞疼了立香,立香挨着痛,跟藤丸藏在了角落里。
希望刚刚的响声没有惊动什么人就好了——立香这么想着。
立香安慰着压抑着哭腔的藤丸。
藤丸依偎在立香的身边,经管不哭出声,眼泪就像这场暴雨一样掉下来。
——妈妈被杀掉了。
——好心的叔叔帮助了姐弟的逃跑。
——逃到这里,躲在这里就不会被发现。
以后要怎么办呢?
立香不敢想——她害怕。
年幼的立香跟藤丸,遭受了这样的命运。
小小的手颤抖着抱住藤丸。
藤丸靠着立香也在颤抖。
“姐姐,我冷……我怕。”
“……没事的藤丸,我们逃出来了。”立香摸着藤丸的头,“那个白胡子叔叔不是说了吗?我们逃到这里就安全了。”
——自己也在害怕。
——自己也冷的不行。
但是藤丸需要依靠。
而此时,身为姐姐的自己就是藤丸需要的那份依靠。
“藤丸,要不你先睡会吧?……”
“咯叽——”
不等立香说完,立香面前的门被打开——

#4
伯爵站起身,打算把已经空了的马克杯重新装满咖啡。
香醇的咖啡味在客厅中弥散。
“伯爵大人。”
身后传来了女子的声音。
声音的主人——粉色的头发梅色的丹凤眼,穿着红色衣服——南丁格尔,这个府邸的佣人。
“怎么了,梅尔塞苔丝?”
南丁格尔叹了口气:“请允许我第一百二十六次的更正伯爵大人,我不叫梅尔塞苔丝我叫南丁格尔。”
然后为伯爵递出一封信。
“这封信放在我房间的桌子上。”
——挚我亲爱的爱德蒙·唐泰斯先生。
信的封面这么写到。
伯爵放下咖啡。
拆开火漆,拿出信纸。
『请帮我照顾好这两位deary。』
——詹姆斯·莫里亚蒂。
“伯爵大人。”
“怎么了天草。”伯爵默默的看着这封信,听到了天草的呼唤。
“难不成后院窜出大老鼠不成?”
“我觉得伯爵亲自去看看比较好。”天草露出无奈的微笑,“老鼠倒没有,不过有两只可爱的小猫。”

#5
立香与藤丸在伯爵的府邸里洗了个暖烘烘的热水澡。
因为府邸没有小孩的衣服,姐弟两身上穿的是伯爵的衬衫。
“伯爵大人为什么要帮助我跟藤丸呢?”
立香坐在伯爵为他们安排的房间的床上,藤丸已经在床上稳稳的睡着了。
“朋友的委托。”
伯爵静静的回答。
立香想了想,歪着头,未干的发尾滴下水珠
“那个白胡子的叔叔?”
“正是。这么说来,还没问你的名字呢。”
“我叫立香。”立香抬起头,向伯爵微笑。“这是我弟弟,叫藤丸。”
“我叫爱德蒙·唐泰斯。”
“那么爱德蒙先生,感谢你今天对我们的帮助。”
“在这住下吧。”
“唉?可以吗?我们不会对你造成困扰吗?”
“这也是白胡子叔叔的委托。”爱德蒙蹲下身,为立香擦拭未干的头发。
“你们也没地方可去吧?”
“……唔……谢谢你……爱德蒙先生,如果有我跟藤丸能帮忙的地方请一定要说!”
“你们好好呆着就够了。”
爱德蒙向立香露出一丝微笑。

#6
“刚刚有几辆车经过,估计是找立香小姐他们的。”
天草看着窗外的街道,此时的雨明显小了许多。
“哼。调查一下他们。”
“了解。”
伯爵拿起放在桌上的那封信。
那就帮你照顾吧,我慷慨的朋友。
府里多出两只小猫也不赖。

#结局
大雨已去。
阳光明媚。
街道上的樱花树重现原本的美丽。
今日,立香与爱德蒙出门。
橘发用蝴蝶结发饰扎起,粉色的和服与街道的樱花树相印,脚上穿着木屐步伐也是如此的轻盈。
立香手里拿着团子一口一口的往嘴里塞。
然后露出少女本该有的幸福满足的笑颜。
爱德蒙穿着灰黑色的和服,脖子上围着红色围巾,手里拿着烟斗,吸着烟看着旁边的樱花。
樱花纷纷落下。
落在街道上未干的水洼上。
有小孩牵着妈妈的手往前跑,脸上是调皮的笑容与妈妈无奈的笑颜。
立香羡慕的看着他们从自己身边经过。
这是立香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。
爱德蒙也看着那对母子。
“……与妈妈的约定不能实现了呢。”
立香停下了团子往嘴塞的动作,望着旁边的樱花树。“十八岁成人礼上穿着和服与妈妈一起看樱花的约定不能实现了呢。……”
立香半垂下眼睫。
“……”
爱德蒙看着立香,停止了吸烟,蹲下身。
“如果,是跟我约定呢,你会高兴吗?”
爱德蒙揉了揉立香的橘发。
“爱德蒙先生跟我一起看樱花?”
“嗯。”
“立香十八岁那天?”
“立香十八岁那天。”
爱德蒙肯定的说到。
立香可爱的笑容浮现在眼前——
“真的吗?立香十八岁那天爱德蒙先生跟立香一起看樱花?”
“嗯,真的。”
爱德蒙露出一丝微笑。
“那么,拉勾勾!爱德蒙不可以骗立香哦!”
少女伸出右手的小指。
“那么,约定了。”
樱花树下——
爱德蒙勾住少女幼小的指头。
樱花纷纷落下。

#分支结局
光阴。
成年礼。
还是那颗樱花树。
还是与樱花相称的粉色和服,橘发用蝴蝶结扎起。
清风吹来。
樱花与少女的橘发一起共舞。
立香抬头看着这棵樱花树。
——独自一人。
【爱德蒙是大骗子——】
泪水顺着少女的脸颊掉下。
立香用手掩盖双眼。
“爱德蒙是大骗子!!!”
撕心裂肺的叫喊。
——又丢下我一个人。
樱花纷纷落下。

#完

对现在的我来说这个等于摸了条大鱼😂😂